瘋狂賣客 退貨 論大橘子與斑斑兇殺案的「人性」驅力

文/洪凌(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、酷兒作家)

就在溫州街深受喜愛的「大橘子」遭到殺害的近八個月後,在今年(2016)8月16日首度開庭。除了大橘子,八月初亦傳出素食飲食店「動物誌」照料的貓「斑斑」遭到劫持,並在急轉直下的幾天內,殺害大橘子的澳門僑生陳皓揚(下稱「陳生」)向警方投案,坦認斑斑是由他所殘殺,並將屍體棄置於新店溪。在這篇文章,我的目的不是要追究案情或耙梳陳生的「魔性」,而是基進地探究他與某些常規人類共享的「人性」。本文意圖探討「擬」伴侶動物(如社區為眾人喜愛的街貓,被某些店家視為招牌的放養貓等等)在當前人類的情感政治範疇,究竟擔任了怎樣的位置,以及,貌似純粹為了物種他者出頭所操作的正義(行動與修辭),底下鬱塞充斥著晦莫如深的「人類性」(humanity)與其固執頑拗的階層序列設定。

瘋狂賣客 退貨 瘋狂賣客 行動電源 瘋狂賣客 旅遊首先,在開庭之後,步出法院的陳生遭到義憤的「愛貓人士」拳腳攻擊。這事件發生的短短24小時之內,在常態論述系統引起許多激盪,反對者通常認知為(一)如果物理性攻擊陳生,這樣的行為者就與他連續殺害親人貓是類似之惡,而這樣的行為,也被冠以「蠻荒落後」的地區慣習,乃是絕不可取的落後國家人民所為;(二)在自居理智且無視階層排序的動物權心態,眾生(始終)平等,是以,攻擊陳生的一拳便荒謬地等價為殺害一貓的代價。前者可視為朝向第一世界文明前端的現代法治國家想像:也就是說,「法」對人類與非人類的生命治理,必須被小心翼翼地呵護與遵從。後者的設想,即使沒有預先為「人優貓劣」排下註定的順位,但也難以橫跨彷彿無底深淵的跨物種鴻溝,無法穿越人性銬鐐,真正想像某種並無始初尊卑高低的諸眾生態。然而,就許多網路發言,樂意為攻擊陳生者的護衛聲音大概採取「這(陳生)不是人,是個畜生!」,或類似將陳生排除於「人類種族」之外的話語術。我們同意,亦步亦趨地強調法治或寬恕,這樣的語言與治理術充斥第一世界道德進步主義的問題性。然而,若說要痛打一個連續殺貓的人類,還套用/挪移「畜生(非人)」修辭,這不是在悅納或義憤對等的他者遭致殘害,而是就印證了:這場法院後台的戲碼道出恨的化身,而且是兩造人類中心主義的恨意對峙。其中一方是狡詐卑鄙的殺貓人類,另一方是將憎恨對象非人化、(即使非刻意但反而)成就物種排序的人類至上復仇者。

全文請見苦勞網

《網友觀點》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!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?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!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。投稿去—->

瘋狂賣客客服電話

675B143930E2CEF9

廣告
瘋狂賣客 退貨 論大橘子與斑斑兇殺案的「人性」驅力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